獐子岛实地调查:董事长说是天灾 当地人直指人祸

原标题:獐子岛实地调查:董事长说是天灾,当地人直指人祸

摘要

【獐子岛实地调查:董事长说是天灾 当地人直指人祸】五年三次,“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这是天灾”,到“我也不知道”,董事长吴厚刚的话为什么频遭质疑,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成员第一时间奔赴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黑天鹅”事件背后的真相。(北京商报)

K图 002069_0

  曾经上演扇贝跑路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股票代码002069.SZ)再次发生“黑天鹅”事件,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11月15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的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五年三次,“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这是天灾”,到“我也不知道”,董事长吴厚刚的话为什么频遭质疑,北京商报上市公司调查小组成员第一时间奔赴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黑天鹅”事件背后的真相。

  獐子岛:大面积突然死亡

  个体养殖户:无类似情况

  从大连市金州区杏树港(系辽东半岛距离长山群岛最近的港口,入岛两大中心港之一)乘坐獐子岛1号客船,历时2个多小时,北京商报记者于11月14日上午10点半左右到达了大连市长海县的獐子岛镇,这是第三轮扇贝“黑天鹅”事件的旋涡中心,也是上市公司獐子岛起步发家的地方。

  北纬39度,獐子岛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水温低、流速快、自净能力强,距离陆地56海里,是长山群岛中地理位置最好的岛屿,曾被称为“海底银行”。近年来,獐子岛频繁上演的扇贝“黑天鹅”事件让这个地方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今年11月11日,獐子岛披露了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的风险提示公告,扇贝可能大量死亡。记者到达獐子岛的时间为11月14日,这一天距离虾夷扇贝可能大批量死亡的消息已过去三天,獐子岛镇的村民们显得非常淡然,对这起“黑天鹅”事件早已“免疫”。对于獐子岛近年来上演的“扇贝跑路、死亡”剧情,獐子岛镇的村民们似乎并不意外。

  而与前两次“扇贝跑路、死亡”给出的官方理由相比,这一次獐子岛给出的官方口径为,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根据獐子岛公开披露的信息,公司主要业务构成为养殖业务、加工业务、贸易业务,其中养殖业务是上述三项业务中毛利最高的,而在养殖板块,除了底播虾夷扇贝还有海螺、海参、鲍鱼、海胆等土著养殖品种。

  据当地村民介绍,在獐子岛的养殖板块中,海螺、海参、鲍鱼等海产品均不需投苗,都是自然野生产品,成熟之后采捞,只有虾夷扇贝需要投苗(扇贝苗最初只有火柴头大小,需要放在海上养殖至扇贝苗,之后捞出投海进行底播)。在长海县的各个岛上,养殖的扇贝品种除了虾夷扇贝之外,还有海湾扇贝、栉孔扇贝两种。虾夷扇贝存活率较低、且养殖时间长,目前仅獐子岛、海洋岛(距离獐子岛20海里左右)、大长山岛、小长山岛养殖。

  而獐子岛虾夷扇贝采用的养殖方式为底播,不同于以往海岛渔民浮筏养殖的方式,是把扇贝苗直接撒播到海底。

  为了了解其他岛屿虾夷扇贝的生存情况,记者联系到了海洋岛的数位个体养殖户,据他们介绍,虾夷扇贝的存活率能达到20%、30%就已经很高了,但存活率达到10%以下就不太正常,一般养殖时间需要两年(这也意味着2019年捕捞上来的虾夷扇贝是2017年撒下的苗)。

  当记者问及今年自家养殖的扇贝情况时,上述个体养殖户均表示,存活率大概达到20%多,跟往年一样并没有出现死亡率极高的情况。

  “黑天鹅”周期:五年三次

  村民:2012年后就不好好投苗了